登录 | 注册 | 进入论坛 | 移动应用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凌宗伟:“契约精神”与“社会人”
发布时间: 2015-09-18 10:17:21 | 来源: 搜狐教育 | 作者: 凌宗伟| 责任编辑: 懒猫

 在当下,谈及现代民主精神,无论是谁,总是可以说出个一二三四来的,似乎从小学时代开始,那些光鲜的字眼就成为人们追逐的目标。当经过寒窗数十年,一个人站在从“研究生”到“社会人”的转型当口,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的李后强教授的《做有“契约精神”的社会人》讲话回归了这样的精神,这其中包含的,可以说全部是教育赋予人的最高期许:“成为你自己”。
 我以为在《做有“契约精神”的社会人》为题的讲话里有两个关键词:“契约精神”和“社会人”。前者,是来自于西方,最早的缘由是欧洲地形平缓,河流纵横,气候适宜,利于不同的人群自由集合、交流和生产,所以渐渐成为大的商业中心地,而从商的人自然就要讲诚信,“人而无信,不知其何”,这个“其何” 就渐渐成了“契合”、“契约”的必然产物。同时,也可以想见,立定“契约”的双方应是平等的、公平的,否则就无法达成共识。因而,从上术角度讲,李教授讲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诚信、法治、规则、伦理”等,应是统一的集合体,它们各自阐述的是现代公民素养的一个方面。
后者,即“社会人”,主要是针对“学生”这一相对独立和封闭的整体而言的,因为当学生离开校园融入社会之后,整个生存法则和立世之道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嚣尘上的厚黑说、社会达尔文主义等等思想都对他们产生了负面影响,加上失去导师的引领和纠误,很容易令人迷途其中。整个社会是大系统,作为“新人”身处期间而无力扭转,就需要有新的定位,需要适应新的环境,需要确定新的规则——这样,代表着最广大利益的商业“契约文明”就有了用武之地,成为所有人理当恪守的底线,而渐渐发展为现代的公民精神。
 这种公民精神,其实也一直是中国教育所孜孜以求的,不管是诸子百家时代孟子提倡的民主,还是近现代陈寅恪强调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但这种精神实际上常常被隐藏在各种实用之“术”的背后,很少能在中国“走红”——所以千百年来,我们的教育始终处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状态。当我们去用心去体察各大招聘活动时,招聘方所提的要求无不止于两个字:“技”与“能”,而所谓的精神或道德,招聘方是无暇顾及的。从学校教育层面上来说,以“数字化”为特征的政绩考核方式,也渐渐扭曲了教育的初衷,教育作为塑造人类灵魂的崇高事业正渐渐被社会化的商业浪潮所席卷,成为唯GDP论英雄下的牺牲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样是产自于商业化的“契约精神”却被我们抛诸脑后了。
 李教授讲话中的一个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并未在“术业”方面提及一句话。亦即,在当下功利和浮躁的教育观几乎风靡上下的现实环境中,他并不希望过多的祈求影响下一代,而是提醒即将步入社会的研究生们真正回溯源头,从一个“社会人”的角度,重新看待这十几年、二十年的教育之路。这,正是这个讲话令人耳目一新的意义所在。
 当校长的时候,我也常常在学生毕业时,给他们赠送几句心腹之言,从学习谈到生活,从生活谈到理想,从理想谈到人生,但我不主张再有多少“成败”“得失”“进退”上的言论,因为学生在教育的一片倾轧之中,所遭遇的惨败、痛失、溃退已经太多太多,我们真正应该给予的,应是试图帮助他们从考试机器上到“人”的回归。
 “希望你们成为健康的人、体面的人、快乐的人,生活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质量。”这是李教授在“契约精神”下讲到的期许、希望。其实,从更大的层面上来看,这与其说是对一届毕业生的希望,毋宁说是对整个教育的希望。我们谈“契约精神”也好,谈民主也好,真正的意蕴是要回到个体的“人”上来,让人有尊严,让人有价值,让教育真正能成为“成人”的一项事业,寻回它原本就应该坚持的底线和伦理。
 总之,从“契约精神”走向“公民精神”,是一个人从学校走向社会,从自然人走向“社会人”,从迷失走向回归的希望之路。

分享到:
热点推荐

课程推荐>>更多
学校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