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进入论坛 | 移动应用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女子花数万为女“铺星路” 半年只学《洗澡舞》
发布时间: 2015-09-29 11:39:02 | 来源: 新浪微博 | 作者: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 恋空

  被“星探”说动,成都妈妈白女士准备给女儿铺一条“星光大道”,可首期投入1万8培训费,女儿半年都在走台步,说好的诗歌朗诵、绕口令、主持、国学基础都没有上过,白女士三个月维权抗战,终于拿回部分培训费。
 去年11月初,成都市民白女士为女儿在一文化公司签了一份《艺员培养协议书》,根据协议该公司不但承诺会把孩子包装成专业模特儿,还会将孩子送上专业舞台。
 可交了18600元,大半年时间,孩子就学会了跳一支《洗澡舞》和走T台步,最初承诺出演微电影《爱在童年》中途也被搁浅。
 “上课老师迟到、合同上课程套餐和实际相差大……简直太水了。”今年7月初,白女士和其他5位母亲,以实际课程效果与合同承诺差距太大为由,要求该公司退还未上课程费。随后家长[微博]们通过短信、电话、找上门等方式要退款,却被对方多次推脱。
 直到9月27日,白女士才收回3840元退款。
 路遇“星探”
 面试包装后将拍微电影  2014年7月,白女士带着女儿小雨(化名)在成都逛商场。刚走出商场大门,就遇到一个年轻女孩,手持话筒,旁边跟着一位男子扛着摄影机。话筒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成都少儿栏目组”几个字。女孩径直朝自己走来,突然把话筒对准小雨。
 “小朋友,你好可爱啊,你是和谁一起来的呀?”陆续几个问题,小雨都流畅回答。一旁摄影男子摄影机镜头对准小雨,时不时调换方位。
 年轻女孩接着告诉白女士,小雨活泼可爱,很有包装潜力,可以去公司面试,一旦通过,就会进行“明星包装”。最让白女士心动的是,“包装”方式是拍摄微电影,并在成都电视台播出。她留下了联系方式。
 一周后,白女士接到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电话,让小雨参加公司面试。
 抱着让女儿锻炼的心态,白女士带着小雨到了成都红牌楼一广场写字楼4层,成都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称“公司”)。
 签订协议
 交18600元签订《培养协议书》
 一进公司,她和女儿被带进教室。教室里搭着T型舞台,台下坐着两个评委。
 小雨站上舞台,唱了一首英文歌。在才艺表演结束后,白女士被请到了总监办公室。“当时,她问我工作是什么,孩子在哪里读书,都参加了哪些兴趣活动?”白女士说,20分钟后,工作人员通知小雨通过了面试。
 想要加入“造星”计划,拍微电影、上电视,首先得交1800元会员费。白女士同意,并现场交了钱。之后的两周,老师教会了孩子跳《洗澡舞》。
 公司工作人员告诉白女士,想要参加剧场表演,需进行更加专业的培训,随后拿出一份叫《艺员培养协议书(儿童)》的合同。“为更好的推广包装乙方”,培养项目课程采取“3(主修)+2(辅修)+1(选修)上课模式”。主要包括天性束缚解放、表演基本功入门课、台词课、形体课、影视赏析模拟课。培养周期共计60个课时,每课时45至50分钟,收取费用9600元整。合同上写明“艺员可享受服务:签约期内保证乙方有舞台剧、电视剧或广告活动的演出实践机会。”
 工作人员口中“专业老师的专业培训”让白女士很心动,并且承诺要请专业老师,站上专业舞台,参加专业比赛,在重庆、成都等大型演出活动中,让孩子有机会参加。
 “一切都是为了娃娃”,2014年11月8日,白女士和艺德公司签了两个周期的培养计划,再交了16800元。
 学习课程
 半年都在学猫步
 签了协议后,小雨开始每周六去上课。2014年快要结束,小雨只学了T台秀。
 白女士看着女儿“每周就去扭两步,而课上完了走得都很差。”她完全不满意小雨的学习效果。她开始怀疑公司的“专业性”。
 她问小雨后才知道,五个星期的走台,都学的同一套步伐。她翻开合同,对照课程一一询问女儿,上面的3个主修课程“消除胆怯练习”;“无实物表演”;“台词功底训练”所涉及的诗歌、朗诵、绕口令;运气发声;主持、即兴表达;国学基础《弟子规》等,都没有上过。
 课程已上大半,主修内容很多没有教。承诺的各大表演机会,也迟迟未通知。
 直到今年6月28日,公司让小雨参加一个户外模特走秀。白女士带着小雨参加,却看到是在某商业广场顶楼,搭建起的塑料棚,“看起来非常简陋和随意。”
 集体维权
 微电影搁浅6位妈妈要求退款
 而白女士一直向往着给女儿拍摄的微电影,一直没有消息。直到今年7月初,白女士才从其他家长那里得知,微电影被搁浅了。
 袁女士的儿子也参加了这个培养计划,她说自己和儿子的遭遇,与白女士母女很像。当初他们在动物园门口,同样被“星探”女孩拦住,面试后交了9600元签了一年艺员培养协议。“过去半年中,我的儿子参加了三、四次微电影的拍摄,而现在连一个成品也没有。”
 随后,白女士和袁女士找到了其他几位家长了解情况,才发现“课程太水了。”孩子学的东西屈指可数,老师经常迟到,交的会员费和培养费加起来,多则一万有余,少则几千。家长们一开始都是由微电影拍摄吸引,而后就一直没见成品,更不用说在成都电视台播出了。而公司对此的回应是,“拍完了,还在剪辑。”
 她们认为自己被骗了。7月中旬,6位妈妈集体向公司提出退款要求。
 在提出退款要求后,成都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蔡总答应出面协商。约定在7月中旬一天的下午2点,袁女士说,那天6位母亲一直等到晚上9点过,才有一位自称对此负责的公司代表朱雷朋,出面接待6位家长。在答应退款后,朱先生从办公室拿出学生上课签到表,意思是按照未上的课程节数退款。
 白女士拿起签到表,“上面的字迹不是我和女儿的!”她当场与工作人员争吵起来,认为对方伪造了上课笔记。
 7月26日,公司立书为证,承诺在8月25日退还剩余课时费。约定时间到了,其他四位家长陆续收到了该公司退款,但袁女士和白女士仍未收到退款。
 公司回应
 因资金状况不佳微电影计划搁浅
 9月27日,记者跟随两位家长找到成都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朱先生。
 华西都市报记者表明身份后,朱先生说,培养协议中涉及的胆怯、勇气等课程是在活动进行中做的,并未单独开课。而微电影确实搁浅了,原因是公司资金状况不佳,后期剪辑制作难以维持,退款也只能从小额度的开始退。
 朱先生否认了伪造签名,“这是前台工作人员看小朋友来后,帮忙代签的。”白女士提出质疑,一个文化有限公司是否有资格做教学类的课程培训。朱先生解释并不太清楚。而关于老师资质,他则称都是大学毕业生,不方便透露具体学历。
 27日晚,白女士终于收到了公司退款3840元。而袁女士的退款,朱先生承诺将在10月3日前完成。(记者 何艾琳 摄影 张磊)

分享到:
热点推荐

课程推荐>>更多
学校推荐>>更多